当前位置:丸开听书网 > 西方奇幻 > 血液羁绊

逐渐沦落的信徒

哥特式教堂一样的建筑,年幼的男孩站在众人之间,环视身穿白衣的人们,胆怯的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堂中回响,述说多特利受伤的过程。

“真是狂妄。”沙哑的嗓音,枯枝般的手握着权杖狠击着地面,苍老的脸上,刻写着愤怒。

“长老息怒。”声音温和如微风,那是素白衣裙的女子,缥缈如天女般圣洁。老人在女子的话语中,逐渐恢复冷静,然而浑浊的双眼,依旧是抑制不住的怒火。

“话说回来,”温柔的在男孩面前蹲下,“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我....我可以留下来吗?”坚决的目光在那双眼睛里跳跃着,“成为多特利大人一样的骑士。”

“恩?”女子好奇的打量着男孩,最后转头看向老者,却奇迹般的看见老人轻轻点点头。

于是,这个孩子,成为新的门徒,他叫埃伦,梦想是成为多特利那样的骑士。这一切,让脱离昏迷,伤势好转的多特利很是惊奇,因为第二次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是在部队里。他仍没脱离稚气的脸上,竟带有骑士一样的光辉,目光凌厉,似乎引以为荣,甚至很是骄傲的告诉站在他面前的所长大人:“我是见习骑士。”

面对这个情况,多特利依旧是笑,却笑的无奈且荒凉。那个晚上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成群的黑影如期而至,肆意的饮血吃人,还没来得及救援,就只剩一片荒芜,在被那个吸血鬼创伤,到漫长的昏迷,再到现在的康复,都久久的在悔恨,自己竟是那么的手足无措,这一身剑术与魔法,对自己而言,究竟有什么用呢?其实自己根本不能坐在这个所长的位子上吧?不是一个很好的策划者,统领者,甚至连一个普通的战士都不是......还不如这个孩子。

“多特利大人!”日常的练习过后,埃伦来到多特利身边,笑的纯真。多特利看着他,微笑,温柔的抚摸孩子的脑袋,湛蓝的眸子,打量着他。虽是瘦弱,但是心是强大且倔强的,他的未来,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战士。可自己呢......轻笑,站起身,以一个简单理由辞别众人,据说想要出去散散心。

他走进繁华的都市,坐在装修精美的咖啡店中,听着美妙的钢琴曲,啜饮温热的咖啡,然而一坐就几个小时。店中的服务员却是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拿着空咖啡杯死赖着不走的男人。不过俊美的容颜和复古帅气的打扮,让她们并不介意他就这么坐着,甚至想要为他免费续杯的冲动。

多特利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夜,还有闪烁的霓虹,双眼迷离,似乎即将睡着。突然......

惊恐的叫声不绝于耳,血液肆意的蔓延。差异的回眸,又是那晚的景象,但是,我不能让这噩梦重演。于是双手伸向立在身旁的长剑,缓缓站起。肆意的吞饮仍在继续,长剑出鞘,剑锋在空气中划了一个阵型。它泛着白光,在多特利一声叹息之下,白色的光焰如火山喷发的岩浆般想那些吃人的恶灵袭去,于是鬼哭与狼嚎随着他们被烧尽成渣一并进行。那些横行的妖魔,在炙热之中似乎听见一声来自神的叹息。

“得救了!”人类的欢呼。

“是异端审判所吗?”似乎看见了英雄,纷纷前来。多特利从人群中挤出身来,大步流星,身后的人却是络绎不绝。

已经肆虐成这样了吗?不再等到月黑风高,而是....堂而皇之的侵略人类的生活,然后留下一片狼藉,高调谢幕?罪过啊,主,您应讨伐那些杀人于转眼间的恶魔,而不是急促的寻找灵魂的陪伴啊......

行走在夜幕笼罩的路,多特利看着自己长长的影子,习惯性的走神。冰冷的手握住自己的手腕,敏感的回眸,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睛,唉?是那个人?

他在笑,笑的轻狂,那张脸像是魔鬼一般堕落的美丽,颀长的躯体,把妖艳解释的淋漓尽致,多特利也是淡淡的微笑着。

“又见面啦!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哎.....”这似乎是多特利想要说的话,却被他抢险一步说了出来。多特利只好无奈的撇撇嘴。

“那你呢?”总不能说,因为在异端审判所里好无聊才出来的吧?虽然出来时确实有种辞职的念头,可是怎么说还是没有辞啊,这么说真是会让人觉得异端审判所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呢。正在思索着怎么解释,却被他强行扯走了。

“哈哈哈,你肯定很想念我,你看你都憔悴了,难道就那么挂念我吗?没事的,我也很期待和你的再会呢,话说,我们去好玩的地方,好不好?”某人自言自语的很自恋的说着,不顾多特利的反驳便使劲拽着他往回走。

“哎哎哎.....去哪啊?”看着一脸任性的某人,心中无奈的叹息。世间什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

冰冷的手拉着多特利的手腕,小孩子一样死拉硬拽把多特利带到了一个酒吧前。多特利看着一闪一灭的招牌,极尽浮夸的字体流露出风流与糜烂的气息,这是多特利这种好青年从不染指的地方。可是这也让多特利对这个家伙有了新的认知。原来看那妖娆却轻佻的脸庞还有玩世不恭的处事态度就知道,这个风流倜傥的少爷才不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可是呢,因为太好看又被误会了呢.....

“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穿着服务生服装的人看着他太平的胸,恩,八成是把他看成一个长个不长胸的女孩了。多特利无声的笑了。

“我成年啦.....不要看我的胸!我是男的!”本是动人的嗓音,却是小孩子般玩性子却又暗带着撒娇的语调。给多特利感觉怪怪的,却非常可爱。

“请出示证件.....”服务生也无奈。

“要不要我脱裤子....”修长的手竟然真的解开腰带的扣子,却引得服务生一慌,只好靠边站。于是这个无赖就带着好青年模样的男人进入灯红酒绿的世界。

狭长的凤目看着灯光下俊美的脸,淡淡的笑着。多特利,在你的眸子里,我看见了新奇。你,是不是早就厌烦异端审判所里无趣的生活了?这样肆意的放松其实很好吧?为何不脱离那群信神的疯子,来到我的身边?

其实魔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们人类被局部现象所迷惑的心吧?不管是什么,那颗心,在欲望的指使下,会变成比魔鬼更令人恐惧的存在,或许那个才是罪该万死的吧。比如说,卡斯.......

接过服务生送来的血红的液体,品尝着,在身边男子奇异的眼光中,绽放一个摄人心魂的笑,似彼岸怒放的花朵,恶魔般堕落的美丽,还有肆意盛放的妖艳。

暗夜的酒吧,是最欢腾的地方。此时那个恶趣味的家伙正拿着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血红色液体,慢慢的喝着,纤长的睫毛一下一下的扇动着,闪亮的双眼里,是沉沦与孤寂。在多特利眼里,那像是恶魔一般堕落的美艳,有着致命的吸引。

“你在喝什么?”水晶杯中晃荡的血色液体与恶魔般美丽的容颜相配合,倒映在多特利湛蓝的眸里,像是一个行动优雅的吸血鬼。可是多特利很快就释然,吸血鬼进食方式极其潇洒且嚣张,怎么可能还把血倒进杯子里慢慢品尝。

“血....”绝世的妖颜,狡猾的笑着,看着神情飞速变化的多特利,“.....腥玛丽。”

“.....”被戏弄的感觉可不好。多特利笑的无奈,幽怨。

“你要不要也来一口呀?”冰凉的身躯触碰着多特利,似乎在索求温暖,一点一点的贴上去,鼻尖相对,两人的眼睛里,只容得下对方放大的脸。动作极其暧昧。

“不了。”莫名其妙的感觉尴尬,于是,那双因为握剑而长茧的手,捉住对方的双肩,推出一小段距离。那人先是一愣,于是再次浮现轻佻的笑容。

“真无趣,”双眸看向舞池,跳艳舞的女郎迎来台下的一阵欢呼,“那么呆板的活着有什么意思?人类的生命太短暂,年少不风流更待何时呢?”紫色的双眸,含着高傲与漠视,那是多特利从没见过的样子,像是是高高在上的神一样的孤高。

“那是我的使命。”嘴里这么说着,其实内心也在质疑着自己。日复一日,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活的那么单一,那么抛弃这个身份,又会怎样.....

“信神的疯子吗?”美丽的男人在嗤笑,叹息着人类的愚蠢和神的无情,双眼继续看着酒吧里欢悦的人群。那里的人,为失恋而痛饮,被**迷惑双眼,仗阔绰身世而玩世不恭......纸醉金迷的狂欢,浮光掠影间,紫色的双眸里,是轻蔑与孤寂。

“只是你没有信仰。”湛蓝的眸子看着他高傲的侧脸,闪烁的灯光,把他恶魔般美丽的容颜映衬的魅惑且轻浮。

“确实没有呢。不过这不是很好吗?”把视线重新转移到身边人的身上,“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可是呢,如果你像我这样可是会被让你的上帝生气的哦。”

“.......”

“我可是被上帝遗弃的家伙.....”轻笑,两片薄唇间尽是自嘲。喝完最后一口酒,看了眼时间。金色的指针指向“4”的位置,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把怀表放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拉起多特利的手,撒娇的语气,“陪我。”

“.....恩,去哪?”受不了那个卖乖的神情,只好点点头。

“当然是回家啦。”竟然是一脸无所谓的抱住多特利的手臂,带着他往外走。走出门口还不忘给门口处的服务生一句“下次一定要记住,我是男的!而且成年了!比你大好多好多!”

离开酒吧,世界似乎一下子便清净了。多特利看着搂着自己手臂的家伙,很是无奈。怎么老喜欢往别人身上贴呢,可是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么凉?没有考虑太多便挣脱他的双臂,伸手揽住他。于是,紫色的双眸带着诧异看着他。嘴角抽搐一下,以温柔的口吻回答:“是不是又冷了,我给你暖暖。”

“恩.....”奇迹般的没有了聒噪,苍白的脸,少女般娇羞,死去的心脏似乎突然又活过来,开始小鹿乱撞。多特利啊,时过境迁,你的温柔依旧是我致命的弱点,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抗拒呢。悄悄抬眼,发现那双湛蓝的双眼对自己投来的宠溺,于是微微颤抖一下,修长的腿,快步向前。啊啊啊啊啊,快被融化了呢。

“呃.....”傻了眼的看着他莫名其妙的举动,也是快步跟上去。不是很喜欢贴人的吗?这又是哪一出.....

向着那个银发的背影走去,鼻尖飘来一阵腥风,庞大的声音在前方若隐若现,多特利心一惊,向前跑去。捉住男人纤细的身躯,告诉他别动,留给他一个高大的背影。正想问干什么便听见一些难听的声音,还有桀桀的笑声。

“我刚刚看见有两个人。”巨物A看向多特利身后。高大的男人上前一步挡住巨物的视线。

“我要这个。”巨物B指着多特利。

“他身后有一个女人。”巨物C出现了。

“只有两个人,我们仨怎么分啊?”巨物A皱起眉,为本来就丑陋的脸增添几条皱纹。

“怎么了?”冰凉纤细的手搂住多特利结实的腰身,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吻着温热的脖颈,笑的暧昧,绯色的双眸,看着几个巨物,妖异凶残。

“乖,我保护你.....”没有回头,似乎是安抚一只猫,只是脖间的冰凉让自己哆嗦了一下。可话音未落,那几个庞然大物都面露恐惧,狼狈的争先逃离。真是奇怪的一幕,转身看着刚刚吻了自己的男人,怪异的很,不过没事就好。手臂再次揽住他,给予他所需的温暖,口里却自言自语着:“真奇怪。”

“呵呵。”怀中人传来一阵嬉笑,苍白的手指,戳戳自己胸前的徽章。异端审判所,是让低等魔物闻风丧胆的名词啊。多特利楞了一下,继续前行。这个身份,应该有更多的职责,这样想着,把他搂得更紧了。

这,算不算是童话中的森林?在暗夜里,树与树之间弥漫着雾气,精灵在振翅而飞,那么,森林尽头的房子,不是住着巫婆的木屋,就是恶魔的城堡。很显然,这是恶魔的城堡。多特利看着华丽的府邸,还有怀里的男人。湛蓝的双眸,投下温柔的笑意。

“我的骑士,欢迎回家哦。”响指下,衣着华丽的仆从为两人打开大门。从多特利怀里走出来,迈着略略风骚的步子,走进他的宫殿。

与上次不一样,衣着华丽的仆从无处不在,只是他们都是长相美丽的少年,无一不有着纤细的身躯。那种哥特式的繁杂衣装看上去像是漫画里走来的少年。而且,他们都叫那个男人“公爵大人”。Bathory公爵吗?多特利又想起历史上那个吮血的Bathory夫人。随即笑笑,或许只是他狂妄的自称罢了?不过话说回来,他真是个有趣的人啊,虽然怪异的很,真想多了解他呢。

“多特利骑士。”在沙发上窝着的男人,声音慵懒且魅惑。

“在,”又想起上次来他家里的那个玩笑,来到沙发旁,微微欠身,看着他的双眼,“我的公主大人。”

“我想你在这陪我几天。”冰凉的手指挑起多特利干净的下巴,紫色的眸子带着蜜一般诱人。

“好吧。”既然都借口出来了,在这待着似乎也不错。

“嘻~”又是忸怩的笑。

把脸别过一边,不让多特利看见自己娇羞的模样。该怎么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如果,我迷惑你,直到你发现我是血族的身份,而且夺去了你的所有,那么在暴跳如雷想杀了我的时候把你转变,会不会很有趣?而且,这份对我深深的恨意,应该会让你在未来漫长且一无所有的永生中永远记住我吧?难道你忘了吗,你说若有来生,你会记得我的。紫色的眸子,玩味的轻浮。

那恶趣味的样子让沙发边正看着自己的男人莫名的心动,殊不知,自己正向着与自己此时相反的方向前进。

热门小说推荐:道袍加身〕〔校园尊帝〕〔焚烟散尽〕〔我道不凡〕〔你好这里笑笑〕〔王爷的腹黑心尖宠妻〕〔赎罪幻想〕〔鬼怪在人间〕〔异世之召唤猛将〕〔王者荣耀之巅峰之上〕〔未尽的宿命〕〔天启魔临〕〔就当我随口胡诌〕〔网游之刺客蓝颜〕〔重生之大佬要抱抱〕〔狐七公子〕〔妃子赋〕〔鬼帝狂妃驭魔术〕〔上邪录三生轮回三生缘〕〔倾世暖婚〕〔琪梦锁心痕〕〔你是我的七月天〕〔重生之有你真好〕〔重生只为等你〕〔血玥漓澜:首席特工不好惹〕〔末世之凌驾苍空〕〔网游之逆天骑士〕〔梦里梦外梦是你〕〔彼岸仙舟〕〔荒谬宇宙〕〔于风一场〕〔万物全书〕〔玄门猎妖传〕〔保姆与王子的爱情故事〕〔网游之猎人笔记〕〔莎莎〕〔张骞奇遇记〕〔修仙之道人界传奇〕〔倾尽天下之锁鳯〕〔黑白魔都〕〔皇道秘武〕〔江湖夜语十年灯〕〔天才的彼岸〕〔远古归来〕〔空の轨迹〕〔唯我魔渡〕〔扬兵三国〕〔重生之暴力大小姐〕〔仙魔无道〕〔黑翼君王〕〔冷凌絮〕〔君陌离之霸主再爱〕〔有空就蹭红地毯〕〔有鬼有妖〕〔炼虚合道〕〔沉浮之天谕〕〔爱与罪同行〕〔爱恨情缘录〕〔念殊辞〕〔我有老魔牌系统〕〔重生女神我不爱人〕〔鬼颜冥道〕〔绝望教室之重陷深渊〕〔念力〕〔圣域公主的血族殿下〕〔古剑仙缘红颜劫〕〔九天第一仙〕〔爱的错误方程式〕〔神奇宝贝之胡闹系统〕〔饮血尺〕〔极穹之上〕〔爱着爱着爱着就永远〕〔众神之敌〕〔秦时明月之跨越千年〕〔恐怖公寓楼〕〔岁月与君执手〕〔万般宠爱的你〕〔游戏世界之超级三国志〕〔仙皇古域〕〔天剑仙〕〔井育娃与卦签〕〔灿烂光辉〕〔穿越火线之极限杀戮〕〔王朝之路〕〔霸影乾坤录〕〔穿越之傲视江湖〕〔混沌之可欣再起〕〔星星时光〕〔王妃是学渣〕〔破碎凌镜〕〔安若珏心〕〔废材年华神医丹药师〕〔诡异的诅咒〕〔弃世之毒医冥神〕〔忘乎寻常〕〔重生成为冷血死神〕〔邪眸帝王〕〔忆仙姿之勾月记〕〔柒夜雪i〕〔万仙之帝〕〔无尽风云〕〔无爱无碍〕〔强者乐园〕〔越武逐道〕〔时钟塔魔法学园〕〔末日危机之末世之巅〕〔当时看不见的风景〕〔奇幻生活录〕〔心跳.心之魔法〕〔武修破仙〕〔阴阳相道〕〔娘子别跑了〕〔御虫成仙〕〔超兽武装之轮回玄境〕〔傅少的小娇妻〕〔萧家少女〕〔六霸传奇〕〔关于你关于〕〔综漫我的吃糖路〕〔布洛芬密码
最新入库小说:风琴雨夜〕〔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古荒道月〕〔总裁大人太温柔〕〔人鱼公主你别跑〕〔与心相连〕〔觉醒之天下为敌〕〔恋与白起〕〔祸国小妖妃〕〔刻浊星逝〕〔夏娜同人系列〕〔夜色镇迷案〕〔蚁恋〕〔有主见的方润〕〔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花落的瞬间〕〔血液羁绊〕〔清素若九秋之菊〕〔网游第二天堂〕〔我负子戴〕〔网游之重启战魂〕〔古荒道月〕〔寻亲旅恋〕〔诡镇怪谈〕〔沧澜锁卿魂〕〔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又是一年梨花似雪〕〔起源方程式〕〔石连草〕〔婚不作祟〕〔七日记〕〔婚不作祟〕〔末世来临之末〕〔失乐泉〕〔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嬴政秘史〕〔夜色镇迷案〕〔永寂山河〕〔家有妖医〕〔神坑穿越瓦罗兰〕〔年年岁岁声声慢〕〔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嬴政秘史〕〔星座守护之心〕〔清钰岸〕〔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春秋之恋红尘梦〕〔穿越之最强幻师〕〔暮去待你归〕〔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起源方程式〕〔伽蓝何处〕〔神坑穿越瓦罗兰〕〔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年华独白〕〔吾家有树才安好〕〔凉凉的爱意〕〔失乐泉〕〔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将恶人进行到底〕〔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白日极夜〕〔问仙之旅〕〔凰绝之今妃昔比〕〔末世兽都〕〔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女巫恋上猫〕〔一条狗引发的血案〕〔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山海不平隔云天〕〔一条狗引发的血案〕〔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傲娇总裁宠萌妻〕〔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落花下分开过〕〔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网游之重启战魂〕〔宇宙纵横〕〔坏掉的流年〕〔穿越APP〕〔失忆大小姐〕〔清素若九秋之菊〕〔血凰涅槃凌九霄〕〔鬼王的傲气小姐〕〔星座守护之心〕〔末日狂帝〕〔落花下分开过〕〔菲花之梦〕〔网游第二天堂〕〔清钰岸〕〔凰绝之今妃昔比〕〔我负子戴〕〔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石连草〕〔盗墓王者〕〔石连草〕〔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凰绝之今妃昔比〕〔未央月影〕〔超时代:自由世界〕〔将恶人进行到底〕〔蔷薇刺〕〔沧澜锁卿魂〕〔绯色断罪之人〕〔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北武都尉司〕〔眼中无泪心流泪〕〔最强末日系统〕〔盗龙陵〕〔我是太皇太后〕〔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后洛神赋〕〔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菲花之梦〕〔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刻浊星逝〕〔集万宠于一身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